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决策咨询

隆国强:提高开放水平,服务高质量发展

山西省人民政府发展研究中心 http://yjs.shanxi.gov.cn/ 2018-12-03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作者:记者 赵海娟

  不开放死路一条,但也并非一开就灵,不少国家在开放中并未实现趋利避害。全球化是一把双刃剑,开放战略是否对头,开放举措是否得力,决定一国能否在开放中取得成功。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隆国强近日在国研智库论坛·第五届年会(2018)上作主旨发言时表示,随着国际环境与内部条件的深刻变化,我们必须与时俱进地调整开放战略,才能用好两个市场、两种资源,服务于高质量发展。 

  准确把握国际环境变化中的新机遇 

  我们正面临百年未有大变局,新一轮技术革命和产业变革迅猛推进,中美大国博弈日益激烈,国际治理体系加速演变,我国发展的国际环境发生着深刻变化。隆国强认为,国际环境的变化给我国带来大量新挑战。 

  在国际竞争层面,我国出口面临两头受挤的局面。隆国强说,大量发展中国家走上出口导向型发展道路,与我国传统的劳动密集型产品展开越来越激烈的竞争,我国资本技术密集型产业在国际市场需要打破发达国家主导的市场格局。全球性经济增长低速度导致外需低迷,产能过剩导致竞争加剧,贸易保护主义政策影响我国出口市场。 

  在国际关系与治理层面,大国崛起道阻且长。隆国强表示,美国将中国定义为战略竞争对手,在多个领域、多个层面采取措施围堵中国发展,单边挑起贸易摩擦、加大我对美投资的安全审查、加大高技术对华出口的管制力度,在双边、区域、多边同时推进,重构于美更加有利的国际经济治理体系与经贸规则,试图重新孤立或边缘化我国。中国机遇论中国威胁论交织,我国面临的国际环境日益复杂。 

  虽然挑战重重,但也不乏新的机遇。随着国际环境深刻变化,战略机遇期的内涵与条件发生了改变。从推动高质量发展的角度看,变化了的国际环境中蕴含着增强我国创新能力和提升产业国际竞争力的新机遇。隆国强说。 

  一是新技术革命与产业变革,全球处于创新的活跃期。新技术、新产品、新模式、新业态层出不穷,为我国实现弯道超车提供了可能。新技术革命带来生产方式的深刻变革,大数据、机器人等将改变国家间生产要素对比关系,推动传统产业的改造提升,有利于我国保持和增强原有产业的国际竞争力。 

  二是人才与高端产业加速向我国汇聚,推动我国创新能力持续提升。海外留学归国人员从20042万多人增加到现在的40多万人。越来越多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项目落户我国,带动我国产业结构升级。 

  三是虽然美国收紧了外资安审机制和高技术出口管制,但我国企业主动整合海外创新资源的机遇仍然大量存在。四是新能源、信息等新技术助力我国绿色转型发展,有利于减少对外部能源进口的依赖,改善能源安全。 

  隆国强认为,必须用辩证的眼光看待机遇与挑战之间的关系,机遇与挑战可以相互转化,关键取决于我们自己的工作。 

  我国正处于比较优势加速转换期,低成本劳动力这一传统优势正在快速削弱,但参与全球竞争的新优势正在显现。隆国强认为,这些新优势主要包括:人力资源优势,我国每年800多万大学毕业生,理工科学生数量巨大;完整的产业配套优势;基础设施完善;外汇储备充裕、企业主动整合全球资源的能力增强;本土大市场有利于分摊研发与品牌成本。 

  此外,隆国强还强调,经贸大国的国际影响力新优势也正在显现,我国正在成为影响国际经贸形势的重要变量,善加运用,可以塑造于我国有利的外部环境,创造和平发展新机遇。 

  按照高质量发展的要求调整对外开放战略 

  中国经济从高速度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对对外开放提出了新要求。隆国强表示,要按照高质量发展新要求,与时俱进地调整开放战略。 

  新时代对外开放战略,要立足于用好两种资源、两个市场,服务国家高质量发展。隆国强说,具体而言,要着力提升我国在全球分工地位,增强资本技术密集型产业的国际竞争力;要着力打造互利共赢的国际环境,推进形成人类命运共同体。 

  第一,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一是对外开放对象要更加全面,在继续深化与发达国家的经贸合作的同时,更加注重与发展中国家开展全面的经济贸易合作。二是开放的空间布局要更加全面,在提升沿海地区开放水平的同时,更加注重扩大沿边地区、内陆地区对外开放,打造对外开放新高地。三是开放领域要更加全面,贸易与投资并重、制造与服务并重、引进来与走出去并重、引资引技引智并重、实体经济与规则治理并重。 

  第二,打造参与国际竞争新优势。提升产业国际竞争力是我国参与全球经济治理的硬实力基础,事关我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是新时代对外开放的重中之重。一是要加速推进传统劳动密集型产业转型升级。一方面要用好工业机器人发展的历史性机遇,用新技术改造提升劳动密集型产业,尽可能保持我国在这些领域的国际市场份额;另一方面要处理好对外转移与转型升级的关系,打造我国与承接国之间上下游产业链,避免产业空洞化。二是要用开放发展战略引领资本技术密集产业提升国际竞争力。改善创新创业环境,打造面向全球市场的战略性新兴产业;加大汽车、石化等传统资本技术密集型产业开放与改革力度,加速提升其国际竞争力。三是把增强服务业国际竞争力提升到国家战略高度,彻底改变对外开放不足,对内管制过度的局面,把服务业作为新一轮开放重点,深化服务业管理改革,增强服务业国际竞争力,扩大服务贸易出口。四是要提升走出去质量与效益,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中资跨国公司,增强我国企业在全球整合资源的能力。 

  第三,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对标高标准国际经贸规则,加快推进开放型经济体制改革。扩大授权,充分发挥自贸试验区先行先试作用。以改善营商环境为着力点,全面推进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以商签高水平自贸协定或投资协定为撬板,实现以开放促改革。 

  第四,积极参与全球经济治理体系改革。妥善处理中美经贸关系。加快研究并提出WTO改革的中国方案,选好共同利益合作伙伴。积极实施自贸区战略,尽快推进RCEP、中日韩等重要自贸谈判。加快中欧BIT谈判。扎实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做好这些工作,关键在于增强软、硬实力建设和国内谈判协调机制建设。 

  第五,维护金融安全、资源安全等国家经济安全,守住安全底线。